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  

2014-09-17 19:59:26|  分类: 美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秋 - 闲敲棋子 -
 

 
秋风

当,第一缕长风吹过,秋天整整繁复的影子,打开一扇门。许多真相生出,许多虚假自行脱落。
于是,秋天走出来的第一个姿势,就有沉甸甸的内容。

花朵,山川,河流,以及满地生命,变成往昔,在岁月退避的镜子里若隐若现。江南的土地以一种前所未有的沉默,在风里低下头去。

但灵魂却仰起来,向着高而明的天空。

天空什么也没有。

那种空白,苏格拉底说是无知,至繁而虚,至盛则无。

谦逊,内敛,谨慎,矜持,恭让。

秋风,是一种儒的状态。我们进入此间,正如进入某种深沉的内里,周身清凉。

风过尔,过尽千帆,无痕无迹。没有人记得,某一天黄昏的天籁之歌,或者,某一个黎明的认真吟咏,是谁把它袅袅地带来?

风过尔。

稻香了,麦实了,满山的橘子红了。

从无数个朝野经过,从无数个暮郊经过。眼若止水,心无旁鹜。许多丰硕与之擦肩,它不回头,因为,它明白这些不是结果,仍是过程。

执象而求,咫尺千里。

倘若秋需要观照,只有风。无论视界,或者意义。



秋 - 闲敲棋子 -



秋水

若要清醒,一切鉴于流水,一切鉴于止水。

春天的水,甚是虚欢薄情;夏水猖介,旺盛不能自持;冬水的决绝,自不可说,是要令人骇怕的。

惟秋水慈悲明白,若君子之德性。

外象平和,内里清真广厚,不迎不拒,不卑不亢。似圣哲,再不然,也该似昭君。

设若,有人在秋后汲水,平安天气,长眉微垂。或许有桥,再或许有远烟,与长天一色。秋水流韵,都该比春时清明,比夏时清袅,该比冬时清和。

秋水的善生保真,正是道的方向。清静无为,超然物外。

我打开禁锢的门锁,去往小城之南的某条流水。泅。渡。

爱恨凹凸有致,得失斑驳陆离。此时,正无声流失,正如尘埃尽去。

一步流水,一步空明。

然后,奔赴最终收场,与人世轻而暖的东西作虚拟。与子成悦,与子相偕,与子同归。还能说什么,只有一声绝唱。

无懈可击。

雁子与柳梢,菖蒲与鱼,翠鸟与苇,它们在水边恋爱,互喙互啼。

牧童丢失了他的柳笛,但,他找到了老黄牛,真欢实喜,一切都是他的。

芦花扬开,我在水边洗净长发。



秋 - 闲敲棋子 -



秋叶

枫叶是最虔诚的,俯首听秋声。听了一首首,听得心醉了,酡红从内往外漫出来。

但,总是寂寞的。直到白霜来了。

月落乌啼,江枫渔火,姑苏城外霜满天,寸寸银光伴华年。阳光缄默着,冷眼旁观。白霜没有久留,坐了一会,离开了。甚至没有一起等迟来的日出。

叶子不相思。只是,从此坠落。

许多时候,向下的姿态,比昂扬的神情,更为动人。比方爱情,比方叶落。

春天时温言软语的时光,在秋天变成刀刃,剜下叶的蒂结。许多华美现状与井然秩序,土崩瓦解。生存的颤抖,自上而下,突然而至。

枯叶以绝世的风情,粲粲而笑。

一个声音破空而去,许多未知动土而来。远行吧!或许前方会有海。

罢黜记忆,奔赴一场离别。

落下的瞬间,它听见土地广博的心跳。嘣嘣,嘭嘭,砰砰。象一个个稳健有力的形容词。蛰伏的秋虫,在香浓的泥土后睁开眼睛。

雁南飞,秋水平,黄花浓艳,白日高远。

又有什么不同呢?入世,或者出世,其实都是诗行。或显或隐,或刚或柔。不同历程,却是相同人间。

江南的土地干香淳厚,仿佛一场自我的虚拟,所有事件深入浅出,熙熙攘攘。

若是走不下去,在秋天,你就停留下来。和秋叶一起。



秋 - 闲敲棋子 -



秋月

上帝的礼物,我宁愿是月光。

不要金属与蛇,不要刀刃与绳络。只在心里装香火,或者清慈。

也不必再在眉间点灯了。

失眠者打翻了床前的酒樽,在一地女儿红香气里,看到一地月光。水般的月光。红尘清朗,如璞如珀。

阴暗的、撕碎的、警惕的、暴戾的、机关算尽的,戛然而止。大地之水,注入全身,骨骼仿佛水中之鱼,酣然游弋。

就在指间,有人掩面哭泣。

所有来路,所有末途,都忘了。只知这清清白白的天下,竟是有福。盛而美的福,催生出惶惶的哀。

大相之前,难免戚戚。

千万朵往事竞相开放,有人披衣起床。

这样的夜晚,适于怀愁,适合舞剑,更适于万念俱空。易安来过,太白来过,老庄也来过。他们在唐烟宋云里面目模糊,却都郑重其事,各怀心思。

从诗词的豁口里看出去,我们看不到当年,却看得到风景。

“疏帘铺淡月,好黄昏”,“疑是地上霜”,举头看,辗转思,直到最终“月非月,人非人”。

今时,旧时,此地,或者彼地。月光均不是月光,只是自己。那是心境的象征,或者折射,与思想同步而为。

秋月以上帝之姿,洞观烟火,俯视悲喜,清楚得不动声色。

倘若。我们无法如之居高临下,那,就做里尔克笔下的盲女,心里长出一只眼睛,仅用来看见这场清明。



秋 - 闲敲棋子 -




秋 - 闲敲棋子 -

秋 - 闲敲棋子 -

秋 - 闲敲棋子 -

秋 - 闲敲棋子 -

秋 - 闲敲棋子 -

秋 - 闲敲棋子 -
 
秋 - 闲敲棋子 -
 
秋 - 闲敲棋子 -
 
秋 - 闲敲棋子 -
 
秋 - 闲敲棋子 -
 
秋 - 闲敲棋子 -
 
秋 - 闲敲棋子 -
  
秋 - 闲敲棋子 -
 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4)| 评论(2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