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四月的夕颜  

2014-04-29 23:06:43|  分类: 美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四月的夕颜 - 闲敲棋子 -
 

 

1.一池一荷

 

西斜的阳光扭动着身子,把透亮的光线扑在画案上。

画家在案桌前站了许久,看着那画,不说话。

画案前面,有水池,不深,水里有几条游动的鱼,摇动胖胖的着身子,搅动着安静的水。

没有落款,没有题字,没有印章。像是雪后没有被踩的雪地,白茫茫的没有烟尘。

一张乳白色宣纸上,一朵站在水面上的荷花。独立,自尊,解放着圈禁的尘世。

写几个字吧。他说。

一荷。落笔。

再加两个字。一池。

于是,就一池一荷了。

画面上一滴水也没有。但,有一池水在汪洋。

一枝荷花,就是一池。

一种霸气,一种低头的张扬,一种无语的清高,是一种禅意。低头时,满池的香气,连草也香了,水也香了,世界都香了。

这样的自我,自在,自由,恣意。

尘世的禅意,在心里。嘴巴的虚妄张合间,那个禅意,像极了塑料花在炫耀。

禅在心里的时候,是鲜花。禅在嘴巴上,是说教的标本。

生活是个力气活,不是技术。摔倒,爬起来,需要心里的气力。

禅是一枝花。这支花从来不会送给跌倒摔得支离破碎的人,它是华丽人生的奢侈品。

 

 

四月的夕颜 - 闲敲棋子 -

 

 

2.怀素

 

活生生的两个字,不知何时从梦里偷跑出去。

那天早晨,他问,怀素是谁。

回答,谁是怀素。

他说,你昨晚梦里嘟囔这个名字。

蹊跷。

许久,一直念叨怀素,隐隐约约的觉得这两个字的素淡,的蹊跷。总觉得这简单的两个字上面,带个钩子。

无意的时候,怀素两个字一直盘旋,有意想起要抓住他的时候,这两个字悄无声息地溜了。当混混然然睡了的时候,他又磕磕绊绊的追到梦里。

敲打这两个字的时候,心微微颤动了一下。

看到了几行字:怀素,唐时书画家,自幼好佛,乃一代高僧。于是,不敢想了。

 

 

四月的夕颜 - 闲敲棋子 -

 

 

3.乏门

 

出家并非是修行。

一个没有水性的人,总想渡过河,他本人还在水里扑腾,呼救。却要渡他人过江过河。

禅最好是一种味道,一种气味。是一块走乏的石头,坐在那里,解乏。那个时候,会把身上所有的重负,卸下来。然后,等候一个个走乏的人,闻到熟悉的味道,也坐在那里,慢慢地就长成一块块高原的石头。

这样的石头多了,便在尘世垒砌了一座庙宇,让更多走乏了的,进去,坐在那里,继续垒石头,砌更高的墙。那里是老家。是归属。每个人都像是那里的永久居民。

佛门很多时候,像个高原,让人缺氧。

禅很多时候,是高原的人,回到陆地,醉氧。

 

 

四月的夕颜 - 闲敲棋子 -

 

 

4.夕颜

 

这是文字的草原,在夕颜和朝颜间,开了,谢啦。

夕颜,是一种名叫葫芦花的植物。它晚上开花,天亮时分凋谢。像极了那幅画,那朵凝望的荷花,在白色的纸上的模样。

沉默着,撑爆了尘世细小的喧嚣。

朝颜,就是同一种花,天亮时分开花,天黑时分凋谢。

写字,读书,作画,似乎就是夕颜。

把字写给黑夜,那里总有一双黑亮的眼睛。等待遇见。

寂寞的写字人,看书的也是那些黑夜寂寞的眼睛。在寂寞里看自己,看尘世,看繁花落尽君辞去。

那一日,画家说,我有高山不碍野云飞的冲动。

那一日,我去了他的画室,在他身后,看他勾勒勾勒心里的那一枝野荷。

野荷,乖在心里,野在野外,他最终没有让一枝荷花野起来

其实,有一枝莲,被周敦颐圈养了,私有了。

而我,一直窥视那枝荷,想把它送给不知名的人。

 

 

四月的夕颜 - 闲敲棋子 -

 

 

5.草动

 

在隔岸和风尘之间,有一只手,拧开一只鹰飞翔的天空。

是你打开了一个世界。我的自由的世界。激情的火苗遇见火势,那是暂时的一种状态。任何夸张的洒脱,都会使人窥见模仿的痕迹,人只是一个词语,一个姿态的影子,看不见自己。

是你让一只鹰的翅膀,剪辑了草原。

漫不经心的季节已经悄悄变了。再回头,只有记忆还留在原处。

原本以为,可以把青青绿绿的记忆带到今天,可是,时间将昨日已经染得七零八落。期待的兴奋,被一种想不到的情绪左右,而那些预备好的兴奋,浅淡的涂抹在一种叫文字产后抑郁症上,稍稍一丝风吹草动,就把那一层薄薄的兴奋吹掉。

一朵夕颜,爬在墙角。

看见自己的时候,就丑陋了。

 

 

四月的夕颜 - 闲敲棋子 -

 

 

6,文字上的蚂蚁

 

爱文字的人,总把自己打扮成蚂蚁,在纸上,背负重重的负荷。

那个下午,坐在沙漠里,一身黑色的衣衫,手里拿着一根枯树枝,信笔由缰的在黄黄的沙子上胡乱地涂抹这两个字。

之后,放下了身边绕来跑去的蚂蚁。安静了。

于是,再一次的感觉空荡荡的黑白二色,在空气里晃晃荡荡的溜达。

一艘古旧的大木船,倒扣在沙漠上,一块巨大的石头在上面压着,石头缝里一根草,钻出一根草,一只小花在草叶上颤巍巍的看着这个世界。

于是,久久的看着阳光爬上一直倒扣的船上,看着怀素二字,看着文字的皱纹爬上核桃树上,看着一轮光线贴在新鲜的红苹果一样的文字上。

那文字上,有几只蚂蚁,它们想找一个洞穴钻进去,找一些食物,储藏。

没有草的沙漠还是沙漠,有草的沙漠是寂静的。

有花的沙漠引来的是蜜蜂嗡嗡。

 

 

四月的夕颜 - 闲敲棋子 -

 

 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7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